首页 > 古代 > 

娇生古言

娇生古言小说

娇生古言

已完结
作者:谢拉格的雪来源:知乎分类:古代

简介:
《娇生古言》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古言小说。主要角色有宋明珠宋娇娇、刘子苓贺繁,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但贺繁肯定知道,这是我认真了的模样。可他只是摇摇扇子,一脸诧异道:“你没事儿吧宋明珠,我可当你是好哥们儿的。”我不吭声,心里钝疼。完了他还补一句,“而且你这脾气,我娶回家怕是要少好几年寿命。”

时间:2021-01-14 04:12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我难得耐住性子,又说:“这约法三章,其实就一句话,你我和平共处,互不干涉。除此之外便是原则问题,和离前你不可纳妾,我自也不会红杏出墙。怎么样?我觉得这要求很合理,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他幽幽地盯了我一会儿,而后慢慢点了下头。

“那便好,现在这儿没有笔墨,明日你签个字画个押,这事就这么定了。”我笑起来,将那契约折好放到梳妆台上,又折回来顺手拿起交杯酒,“来,为我们的表面婚姻干杯。”

杯口将将到嘴边,刘子苓突然伸手拉住我的手腕。杯中的酒洒出来一些,沾湿了我的衣领。

“你——”我刚要骂人,却见他匆忙摇头,用手指沾了些酒,在桌上写道:「有药」。

为了给新人助兴,交杯酒里常会掺些催情的药。

我一阵后怕。

好家伙差点就要梅开二度了。

“不好意思,习惯了。”我尬笑两声,放下杯子。

他抿唇笑了下,眼里一片了然。

…确实,我醉酒后会做出什么事,他最清楚不过了。

我脸上挂不住,摸摸鼻子,讪笑,“以后不喝了,酒有什么好喝的你说是吧哈哈。”

他仍笑着,还特捧场地点点头。

我没脾气了。

我这人吧,性子恶劣,且吃软不吃硬。别人说我一句,我必回骂十句直到对方哑口无言;别人打我一拳,我必拳脚相加打到对方生活不能自理。因而之前宋念钰埋汰我的时候,我自知理亏,却仍死鸭子嘴硬不肯认错。

但是刘子苓这人,柔柔弱弱,脾气甚好,外加醉春楼一事他才是受害者,我心中本就有愧,便对他如何都发不来脾气。

更何况他这态度,根本挑不出刺儿。

我寻摸半天,默默走到床边,掀了被子,坐上去,看着他,“那要不……我们睡觉?”

话出口方觉哪里不对,我又连忙摆手,“没别的意思哈,总不好委屈你打地铺,就这一晚,你忍忍。咱俩各睡各的,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

虽然这话听起来没什么信服力。

刘子苓眨了眨眼,就听话地过来了。

第二次见面,我看出来了,我这便宜驸马大概是个傻白甜。

刘子苓睡相和他人一样特别乖巧,倒是我,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正把对方当抱枕使。回想起昨晚的“我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我少有的产生了名为羞愧的情绪。

他还没醒,我蹑手蹑脚起来,刚出门就有小厮跑过来,满头大汗道:“公主殿下,贺世子喝醉酒,在府外坐了一晚了!”

我挖耳朵,确认自己没听错,“你说什么?贺狗?贺繁?”

贺繁,贺家世子。他祖母与我祖母是表姐妹,我不清楚轮到我这辈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但反正沾点亲就对了。他与我一块儿长大,我俩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是宫里出了名的两混子。不过若是换做平常,我做错什么事,他都是该先来取笑我一番的,这回是整什么幺蛾子。

贺家世子在公主新婚之夜大醉一场还坐人门口,他这是怕城里人的唾沫星子淹不死他还是怕我皇兄知晓此事不打他几板子。

我快步向大门走去,边走边说:“坐了一夜,你们就不知道赶人?”

小厮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公主殿下,我们也去劝过,只是世子的性子您也知道的。昨晚怕扰了您和驸马休息,故一直没报,殿下恕罪。”

“算了,你们也确实打不过他。”我不耐烦地摆手,示意开门。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