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曾惊鸿来

你曾惊鸿来小说

你曾惊鸿来

未完结
作者:佚名来源:微小宝分类:短篇

简介:
《你曾惊鸿来》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岑星迟崔以鸿,作者“佚名”通过娴熟的描写为我们展示了他们两人之间非常曲折的爱恨纠缠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她今天晚上出现,正是有所图谋。如今姓何的就在面前,她哪有资格拒绝?在男人不怀好意地劝酒下,岑星迟推脱不得,只得自暴自弃般灌了一杯又灌了一杯。

时间:2020-10-29 11:42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再也不想呼吸这片肮脏的空气中,女人脑子乱成一团,踉跄着后退两步,逃也似的冲了出去。

空空荡荡的街道上,女人浑浑噩噩地走着。

夜风掠起她凌乱乌黑的发,岑星迟却浑然不觉,杏眼里满是空洞与凄惶。

倘若有熟人见到,一定大惊失色--曾经飞扬恣意、阳光明媚的岑星迟,这位青山集团的掌上明珠,竟在婚姻中被磋磨至此,血泪模糊。

忽而,她瓷白的脸上露出讽刺一笑。

三年了,要不是今天自己撞破这一切,恐怕骆明川还会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

生日宴后,年轻的她仓皇无措,是骆明川跪地赎罪,言之凿凿地诉说着一腔深情与爱意。

在她终于颔首后,骆明川喜极而泣,宣誓般说,“星迟,宝宝!我骆明川会拼劲一切给你们幸福,爱你们胜过自己的生命!”

婚后,她因为心理阴影对夫妻之事很排斥,他也只是温柔宽慰,从未主动与她亲密。

原本她还感动于他的体谅与让步,现在想来却满是疑点,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忍受不碰自己的妻子!

新婚三月,骆明川就带来了自己表姐徐婉君,说两人关系很好,还常常去留宿她家。

甚至有次深夜昭昭病重,岑星迟怎么也联系不上丈夫,最后才知道他整夜都在徐婉君家中。骆明川事后解释说是表姐生病,自己去照顾。

岑星迟当时只觉得是姐弟情深。

然而今天,真相却如同一把淬毒的匕首,扎得人心鲜血淋漓,痛到麻木。

也许是倒霉时,连天公也不作美。

豆大的雨点忽然砸了下来,如热油掉进沸水里,砸得寥寥行人匆匆朝家的方向跑去。

没人注意到路边失神的女人,在大雨中身形摇晃,却不知躲避。

冷如冰刺的雨水淋在身上,岑星迟却恍然未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高跟鞋不知何时被雨水泡坏,女人索性扔掉,细嫩的脚上满是划痕,带出浅浅的血水。

她不想回那个沼泽般黑暗的家,不想面对丈夫虚伪温柔的脸……她已然无处可去了!

与此同时,黑色的宾利如魅影般在雨夜稳稳前行。

一个尊贵清俊的男人坐在后座,气质冷如寒霜。他修长的手揉了揉眉心,似是想缓解疲惫。

噼里啪啦的雨声扰的人心烦,崔以鸿目光扫向窗外,车灯一闪,映出远方一个模糊的身影。

男人眸色一凝,是她?!

“停车!”还未来得及思考,一声命令已脱口而出。

还未待车完全停稳,男人的长腿已迫不及待迈下车门,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稳重冷静的自己,为何每次遇上这个女人就乱了心神。

手撑一把黑伞,隔着漫天雨帘,向来视力极佳的他看清了女人狼狈的样子。

衣衫尽湿,凌乱的发梢滴着水,面无血色,嘴唇被冻的发白,脚上满是伤痕。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一半是绝望,一半是死寂。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男人心头燃起,男人大步向前跨去,一把拧住女人细白的手腕,冰凉的触感让他心里一刺。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