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独自一人的新婚夜

独自一人的新婚夜小说

独自一人的新婚夜

已完结
作者:佚名来源:原创书橱分类:短篇

简介:
独自一人的新婚夜林欢颜墨书文秦依是现在火爆的小说,《独自一人的新婚夜》林欢颜墨书文秦依作者是“佚名”,全文文笔精湛,剧情不拖沓,是难得一见的好文,喜欢这一类型小说的朋友们不要错过。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的,不知不觉,小半月都过去了。一天晚上,一个影子翻进了院墙,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这个影子飞快来到宜春殿。“影子,终于等到你来了,可是有消息了?”

时间:2020-10-29 10:09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翠儿见她终于又有了生气,总算放心,试探的问道,“小姐可要吃点东西,你都一天一夜未进食了,嘴皮子都干裂开了,可不能一天就瘦了,这让相爷看了得多伤心啊!”

“那你去给我备一碗小米粥吧。”翠儿急忙兴高采烈的将小米粥端给她,刚吃了一口,“这是你熬的吧,还是跟母亲学的,娘亲熬得小米粥最香了。”

眼泪滴到碗里,林欢颜视而不见,只一口一口一个劲儿往嘴里送粥,喝得太急,几次呛到,可林欢颜就像是没感觉,翠儿也不知道怎么阻止她,只好跟着一起悄悄抹了抹泪。

吃完小米粥,林欢颜几乎是哭了整整两天,早就累了,翠儿拿了个鸡蛋敷着林欢颜红肿的双眼,这会儿终于小小的眯了一会儿。

墨书文大踏步进来就只看见,那个女孩儿,蜷着身子,紧紧地抱着自己,眼角还挂着泪痕,他很想伸出手去擦一擦,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墨书文,她从来没把你放心上,你在犯什么贱!你是要让她也感受被欺骗的感觉,让她后悔的!

想着,本来已经伸出的手又背在了身后,“今日午时会有人来接你去见你父母,你自己等着罢!”

林欢颜一惊,赶忙坐了起来,激动地喊道“翠儿,快给我洗漱!下午就能看见爹娘了。记得父母亲最爱看我穿红色,说这样就像个太阳一般,照亮了他们的生活,今日穿红色去见他们吧,他们看着应该也会高兴一些。”

看着又像个孩子一样激动得跳起来的林欢颜,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每次林相下朝回家时,林欢颜总在门口等着她的糖葫芦,等她的父亲拿着糖葫芦从马车出来时,她就是这样,边跑边跳着向林相奔去,只可惜……

看着眼前的林欢颜:一袭最简单的大红色纱裙将身材本就纤细的人儿衬托的更加娇艳,雪白的肤色在一身红色中显得更显白嫩,苍白的脸色又给这妖冶的装扮增添了一丝病娇美,翠儿虽说知道自家小姐美得很,此时也看直了眼。

刚瞧着要到晌午了,车夫来终于接她了,二人跟着他们上了马车,一路上,林欢颜都在想自己要问父亲些什么问题才不让这次面白见,终于马车停下,林欢颜急急忙忙跳下车,看着眼前的画面,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时辰已到,行刑!”翠儿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急忙去捂林欢颜的眼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刀起刀落,人头已经落地。

反应过来的林欢颜大叫道:“不要!”

“爹!”“娘!”众人皆见一道红色的身影飞快冲向刑台,她趴在台边大哭,但不敢伸手去触碰。

事情无力阻拦,她只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父母的头颅被砍下。

胸中涌出一口血,被林欢颜给忍住了。

她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林欢颜啊,你这是有多傻啊,竟然连引狼入室这种傻事都做得出来,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带他来自己家,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吧——

看着还提着刀站在台上的墨书文,林欢颜奋力爬了上去,她对着墨书文展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笑,那个笑容有恨、有厌恶、有不甘、更有几分绝望,唇轻启“墨书文,你曾经问我会不会后悔认识你这样一个闷葫芦,记得那时我说一点也不,可是我现在后悔了。”

她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抬头盯着墨书文喊道,“我后悔了啊!墨书文!我不止后悔跟你做朋友,我甚至后悔认识你!”说罢她便再也忍不住,将头藏在膝盖间嚎啕大哭,其实她还小声地说了一句:“我最后悔的就是偏偏喜欢上了你。”

下雪了,这是老天都替他们喊冤吗?

相信所有人都忘不了那一天:一个红衣少女,将自己团成一团,哭得感天动地,连飞雪都来安慰她,旁边是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另一个和她差不多的的小女孩就跪在旁边看着,一个劲儿擦着脸上的泪水。

这场雪下了两天,一直不停。

林欢颜在刑场哭了两天,直到昏死过去,有路人听到她昏过去前说过最后一句话:“墨书文,我恨你!”

看着跪在面前还在低头抽泣着,眼眶比兔子还红,满脸泪痕的林欢颜。

墨书文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林欢颜应该是时常随父亲进宫游玩,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欢颜欢颜,笑起来明媚无邪。起初他还以为他是父皇的某个受宠的小公主。

直到那天,他正被几个宫人怠慢,他的所谓的奶娘正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克死了他的母亲,还到处跑,莫要克死了别人,他已经被骂习惯了,在那个皇宫里他许是听尽了这世间最恶毒的话语。

就在他低着头数地上的花花草草,听着那些宫人的辱骂,习以为常,不为所动的时候,林欢颜就像一道光照进了他所处黑暗的牢笼。

宫人们对她都很尊敬,她一上来就对着那些宫人一阵数落:“现在宫里什么人都能来当差了吗?一个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吃着主子赏的饭还敢爬到主子头上去了!”

之前怠慢墨书文的几个奶娘赶紧磕头求饶,小小的林欢颜又状似无意问了下旁边一起来的福伯,“福伯,你说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在咱们相府该如何处置呀?”

福伯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子,淡淡回到:“回小姐,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