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不爱的夫君

不爱的夫君小说

不爱的夫君

已完结
作者:百鬼太子爷来源:知乎分类:短篇

简介:
《不爱的夫君》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赵若桑君衡川,作者“百鬼太子爷”通过娴熟的描写为我们展示了他们两人之间非常曲折的爱恨纠缠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君衡川闻言眼睛一弯,「是吗,我尝尝。」我听了就要转身拿一块递给他,谁知却被他掐住下巴转了过去,他冰凉的薄唇覆过来,攻城掠地,最后气喘吁吁地被他放开,他才掐着我的脸,轻声笑,「是很好吃。」

时间:2021-11-25 12:17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我差点没站稳,被他吓的。

「夫君怎么了?」我紧紧盯着他的脸,生怕错过一个表情,额头上的青筋直跳,直觉告诉我,他知道了,知道替嫁的真相了。

君衡川细白修长的手指在漆黑的檀木椅扶手上有节奏地敲了两下,「姐姐为什么嫁过来?」他声音很轻,好像在调情似的,可灌进我耳朵里,简直叫我胆寒。

我扶着桌子本想挣扎,可是看着他漆黑浓重的眸子,谎话卡在喉咙口再也说不出来,最终垂下脑袋,轻声地哽咽地害怕地道歉,「对不起。」

君衡川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整个屋子都陷入了死寂。

他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恶狠狠地掐着我的下巴,迫使我抬起头与他对视,我这才发现他双目猩红,薄唇微抿着,显然是怒极,「所以是一直在骗我?」

我半句求饶都说不出来,眼睫不停地颤。

君衡川看我这样,嗤笑一声,声音收了狠戾,似在低叹,「你怎么不一直骗下去。」

听见这句话,我惊诧地看他,他已经松手别开了脸,「出去吧。」这三个字充斥着无奈和疲惫。

我以为是狂风骤雨,谁知道天阴了,雷也打了,雨却不来。

君衡川见我不动作,凉凉的眼风扫过来,我立马回神就跑,出了门去,才会想起来,他最后那道眼神里,似乎有着几不可见又几近破灭期冀,他在期待什么?

回了屋子我心里都是乱的,做什么都不安生,夜间更是翻来覆去,也自然知道君衡川不曾回来。

我和他撕破脸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心里莫名一空。

麦芽糖还没吃呢。

一连五六天我都没见到君衡川,莫名的心情郁郁,懒洋洋地坐在铜镜前描眉,却突然看见镜中映出一道玄色身影。

我心跳一窒,捏着眉笔转身,就看见了君衡川站在我身后,面色冷淡,长眸低垂着,静静地看着我,窗外的破碎的金光落在他脸上,光是瞧上一眼就叫人丢了魂魄。

「我不来找你,你也不知道来找我?」他声音也冷淡,好似冰玉相击,明明没有在质问,但偏偏叫人生怯。

我搁下眉笔还没措辞,他就微微偏过身子不再看我,「晚间宫宴,你快些收拾。」说罢就走到前头的桌前坐下,无聊地翻书,看起来少了几分肆意,多了些君子之姿。

本来穿的素,听说要去宫宴,看见君衡川套了一身玄色绣兰纹的锦衣,我特地绕到后头去换了一身黛紫色宫裙,插上一柄玉兰簪子,走到他面前,「夫君,我好了。」

君衡川放下手中的书,抬起眼皮子看了我一眼,只一眼就目光怔住,耳尖翻红,随后却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来朝外走,发觉我没跟上才凉凉开口,「走吧。」

好冷淡。

我盯着他清瘦挺拔的后背,心里有些酸,这可是我第一次特地讨他欢心,而且还是真心的。

坐在马车里,他也是把修长的手指穿过铜炉里袅袅升起的青烟,百无聊赖地玩着,也不看我,更不提同我搭话,就连坐的都隔了个人的距离。

我绞了绞袖子,想同他说些什么,嘴微张了几次,就是没话出来,不知道说什么。

君衡川虽然没看我,但好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似的,「不知道说什么就不用说,本来姐姐替嫁过来同我虚与委蛇就够委屈了。」

他声音没什么情绪,凉凉的很好听,可我却听出了里头的讽刺,一时间心里憋闷,嗫嚅了一句,「没有。」嫁给他其实比在赵府开心多了。

只是这次他好像就不似刚刚灵敏,仿佛没听见似的,问了一句,「你在说什么?」

分明是不想听我给自己辩解。

我不再吭声,马车里更冷了些,连沉香飘出来都变冷了。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