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不循(重生)

不循(重生)小说

不循(重生)

未完结
作者:秋末离殇来源:微阅云分类:古代

简介:
不循(重生)季云裳楚陌是现在火爆的小说,《不循(重生)》季云裳楚陌作者是“秋末离殇”,全文文笔精湛,剧情不拖沓,是难得一见的好文,喜欢这一类型小说的朋友们不要错过。离季云裳闺房不远的地方,清河看着香儿从门里出来,接着就跟着香儿出去了。清河看着香儿走到了林尚书的家门口,皱眉道:大家都知道,季云裳和林雨柔不一样。假如季云裳是一簇簇灼热的火苗,那么林雨柔绝对是一汪温润的水。自两年前季云裳扬言要嫁给摄政王

时间:2021-06-11 06:14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回王爷,是的!清河今天早上跟踪季小姐的贴身丫头香儿来到林府,发现香儿是奉了季小姐的命来给林小姐送信的,于是清河就把写封信拦截了,并且带了回来。”说着,清河就把那封信件呈给楚陌。

楚陌接过信件,就看到信封上写着“林雨柔亲启”。楚陌抿了抿唇,这个季云裳又在玩什么鬼把戏?楚陌把信封打开,就开始细读信里的内容。不得不说,季云裳虽然是女儿家,但是她的字儿却是潇潇洒洒,放荡不羁,非常的豪迈大气,没有女儿家的娇柔做作。楚陌看着季云裳的字儿,对她的印象不由得好了几分。

楚陌看着信件上的内容,脸色越来越难看。上面写着:林小姐,我是季云裳。我写信给你是想求你一件事情。我自知你与楚陌真心相爱,两年前是我太过不懂事搅和了你们的婚事,在这里我跟你说声抱歉。现在,我想请你去跟楚陌好好说一说,让他去到皇上面前退了我与他的婚事。今后,季云裳再也不会打扰你们这一对璧人。季云裳在这里先谢过林小姐了。季云裳亲笔。

楚陌眯起了眼睛,然后把写封信撕碎了,说:“帮我继续盯着季云裳,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有什么异常举动一定要记得等我带兵从前线回来时来跟我禀报!”

“属下遵命!”说完,清河就离开了。

楚陌站在窗前越想越生气,这个季云裳三番两次让他去退婚,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楚陌越来越看不懂季云裳了,他从西域回来之后,季云裳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再也不是那个顽劣,唯恐天下不乱的季云裳了!她变得知书达礼,温润内敛,与其他千金小姐无二……这样的季云裳着实是太不正常了!季云裳啊季云裳,你真的挑起了本王的兴趣!不是想要退婚吗?本王偏不如你的意!

香儿回到家之后,就看见季云裳伏在书桌上睡着了,香儿蹑手蹑脚的拿了一张小毯子披在了季云裳的身上。香儿看见季云裳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身体时不时的抽搐,就有点担心,香儿还想着要不要把季云裳叫醒,结果就听到季云裳在大叫:“不要!不要!楚陌,不要啊!”

季云裳醒了,她带着满脸泪痕从梦中惊醒,香儿见到季云裳这么的不正常,就连忙问:“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惊魂未定的季云裳看了看周围,她看到香儿那一脸担心的模样,就定了定神,拿出手帕擦了擦脸,说:“没什么,做了个噩梦罢了!香儿,我有些饿了,能不能给我做点东西吃?”

“好,香儿这就去给小姐做好吃的。”说着,香儿就转身走了出去。

季云裳的手颤颤巍巍的拿起桌案上茶杯,抿了一口茶,眼泪就掉了下来。她又做梦了,她梦见前世她和楚陌婚后的生活,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是那么的真切。她梦见,楚陌第一次要了她的那一天,那种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刻骨铭心。

他们第一次圆房来的毫无征兆,季云裳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出卖色相来换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嫁到摄政王府不久,香儿因为做了太多的粗活,不堪重负便累倒了。因为季云裳被禁足,她想去请大夫来给香儿看病都不行。王爷府里的人又是那么不待见她,季云裳银牙一咬就决定去求楚陌,让他请大夫来给香儿治病。

等到楚陌回来,季云裳就去了书房。楚陌见到季云裳有些诧异,这一阵子因为自己太忙,季云裳也很安静没有出什么乱子,让他差点忘记季云裳的存在。

“楚……妾身参见王爷。”季云裳想叫他楚陌,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叫不出口了,她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倒是让楚陌吃了一惊。

“免礼。”楚陌对眼前的人儿打量了一番,季云裳整个人瘦了一圈,原本圆润的下巴已经变尖了。

“王爷,妾身能否求你一件事情?能不能请个大夫来给香儿看病?”季云裳不卑不亢的说着。

楚陌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季云裳以为楚陌是没有答应自己,就接着说:“只要王爷救了香儿,妾身怎样都行!”

“怎样都行?”楚陌重复着季云裳的话。

“是的!怎样都行!”季云裳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的回答。

楚陌突然想起已经去世的林雨柔,脸色就沉了下来,然后说:“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王爷,我只要香儿,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季家一百余命难不成还抵不过林小姐的一条命吗?”季云裳急了,她很害怕楚陌会把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楚陌一听更气了,冷笑着:“呵,季云裳,在我眼里你们季家一百余命比不上柔儿的一根头发!给我滚出去!”

季云裳咬了咬唇,心里难受极了,然后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一件又一件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楚陌看着季云裳没有说话,眼神中流露一丝厌恶。

最后只剩下亵衣亵裤的季云裳站在楚陌面前,她一脸羞耻的看着楚陌,说:“这样……你满意吗?”

楚陌看着骄傲如斯的季云裳,脸色越来越难看。季云裳居然为了一个丫鬟对他这么低声下气,并且出卖了自己的尊严。这样的季云裳是楚陌第一次见到,他不明白,季云裳既然有这样的一份同情心,为什么就不能对林雨柔动有一丝仁慈?一想到这里,楚陌就恨不得把季云裳碎尸万段!

楚陌一把把季云裳拉入自己的怀中,勾起她的下巴,眯着眼睛说:“季云裳,堂堂丞相大人的千金居然如此卑贱,嬴荡不堪!如果今天你嫁的不是本王,而是他人,你是不是也会这样为了一个丫头求欢?”

季云裳看着怒气横冲的楚陌,咬了咬唇,她的骄傲,她的尊严,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了……季云裳闭上了眼睛,咬了咬牙,说:“是!不管我季云裳嫁给谁,只要他肯救香儿,我愿意……”

“够了!既然你如此淫乱不堪,饥渴难耐,为了不让你给本王戴绿帽子,今天本王就满足你!”楚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一想到季云裳在别人面前也会这样,他就恨不得把季云裳掐死!

季云裳闭上了眼睛,她知道楚陌现在很生气,那眼神中的厌恶看的她触目惊心,心里难受极了。季云裳,你这辈子爱错了人,嫁错了人。楚陌始终不是你的良人,你为什么还不明白呢?季云裳啊季云裳,是你的自私,是你的自以为是害死了整个季家,你应当受到惩罚!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