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总裁独宠:挚爱娇妻

总裁独宠:挚爱娇妻小说

总裁独宠:挚爱娇妻

未完结
作者:冥月菲菲来源:微小宝分类:言情

简介:
总裁独宠挚爱娇妻秦瑟瑟魏浩然是现在火爆的小说,《总裁独宠挚爱娇妻》秦瑟瑟魏浩然作者是“冥月菲菲”,全文文笔精湛,剧情不拖沓,是难得一见的好文,喜欢这一类型小说的朋友们不要错过。秦瑟瑟一把抓起龚喜的手臂,就在她身上蹭了一圈,“别啊…龚喜,我的好龚喜,小两口不在这几个小时里,人家还得靠你…你不能丢下我哦…”“秦瑟瑟!你们这些腐女

时间:2021-06-08 14:36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在想什么?”南依佳轻启门扉,缓缓的来到魏浩然身旁,从身后环住他温暖的腰身,轻声低喃。

魏浩然的精神一动,深吸一口气,再次重重的吸了一口雪茄。

南依佳的眼中闪过一丝伤痛,她夺过魏浩然手里的雪茄,掐灭扔到一旁,强忍住颤抖的声音,“浩然……秦瑟瑟是谁?”

“不要跟我提那个女人!”凶狠而迅猛的,魏浩然转过身厉声吼道。

“浩然……”南依佳的脸上迅速燃起一抹委屈,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魏浩然的心则烦乱的可以,他突然眯起双眼,猛烈的含住南依佳的红唇。

南依佳没料到魏浩然会有这样的动作,不禁有些愕然,忘记了如何动作。

“取悦我!”魏浩然果断的丢下三个字,就开始粗鲁的撕扯南依佳的衣服。

南依佳难得慌乱的抬起修长莹白的长臂,困难的将落地窗的窗帘拉起,卧室里拢起一抹阴暗。

魏浩然眉头却微微皱起,他收拢起南依佳的长臂,“我不喜欢黑暗!”

话毕,刚被南依佳拉起来的窗帘,就再次被拉开,刺目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再次直射进来,穿透南依佳的身体。

“浩然……”南依佳的身体和精神受到双重刺激。

“你不是一直都想成为我的女人吗?今天我成全你!”迎着炫目的阳光,窗外自然的风景将南依佳完美的曲线映衬的越发诱人,这一幕如魏浩然所愿,成功的刺激了他的眼球,他反身将南依佳推到落地窗的透明玻璃上。

魏浩然冷着双眼解开皮带,秦瑟瑟,你竟然死了!你竟然死了,我的身体还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死人而出问题!魏浩然发狠一般的抱住南依佳的腰身,可是当他的身体接触到南依佳的一刹那,他再一次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浩然……浩然你来呀,来呀……”南依佳期待魏浩然履行他刚才的承诺。

可是她好一会儿后仍感觉不到魏浩然的下一步动作,疑惑的睁着媚眼回头,南依佳的心也顿时一片冰凉……

黑魅酒吧里,五彩的吊灯流转,昏暗的空间里激情躁动,舞池里的舞娘束腰裹臀,摆弄着风情万种的舞姿,和着此起彼伏的口哨声抖动着诱人的光滑肌肤。

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无孔不入的穿透耳膜,竟神奇般的震碎人平日里的焦虑。

魏浩然淡漠的望着眼前的灯红酒绿,慵懒的斜靠在真皮沙发上,将手中的轩尼诗一饮而尽。

“谁又惹到我们家小然然了?”一个邪魅如同妖孽的男人坐在对面魏浩然的对面调侃,他的眉头纤细而弯长,妖魅的狐眼里更是电量十足。他就是席氏集团的继承人席向荣,魏浩然的死党,却是业界出了名的狐魅男人,以少女杀手著称。

魏浩然只是抬起冷冽的目光危险的扫了席向荣一眼,手中的空酒杯便成了满的,“我说过在我面前收起你不男不女那一套!”

席向荣却只是交叠起修长的双腿,露出一个只有女人才会有的风情万种的媚笑,“小然然又生气了?谁让你每次有事情都不直说,总是要先喝一个小时的闷酒……”他埋怨的歪起嘴角。

冰凉刺鼻的液体顺着咽喉直直的下滑,魏浩然微皱的眉头缓缓松开,伴随着体内涌起的热度,浑身的细胞都像是得到了某种释放,他紧绷的情绪才稍稍缓和下来,“好,不废话,你去帮我查一个人!”

听到魏浩然说正事,席向荣终于来了精神,很快就从沙发上弹坐起来,十分殷勤的将魏浩然的酒杯填满,“看你这表情,这次你要我查的人必定很有意思。”

可是伴随着魏浩然的薄唇轻启,席向荣妖孽的脸上先是划过愕然,随之而来的是嫌弃和不耐,“又是秦瑟瑟?魏浩然,你做了这么多情绪的铺垫,我还以为你要我查什么新鲜人物,居然又是那个该死的秦瑟瑟?!”

魏浩然却只是冷笑,“我想除了她,恐怕也没多少人需要我费这么大的心思。”

席向荣的脸上却尽是不满,“你让我查她已经查了六年了,我这边根本就搜集不到她任何出境的记录,也无从查起,就算是你现在又提,秦瑟瑟还是秦瑟瑟,我确实无能为力。”他无奈的摊摊手。

魏浩然转动着手里的威士忌杯,暗夜中露出一丝嗜血的目光,“秦瑟瑟虽然还是秦瑟瑟,可是这一次却大有不同了,因为以前让你查的是活人,而这一次,是死人。”随着话音落地,魏浩然握住玻璃杯的指心渐渐没了血色。

“什么?!”席向荣手边的玻璃杯猛的落地,摔了个粉碎,他狐魅的双眼眯起,写满了不敢置信,“秦瑟瑟死了?怎么可能?!”秦瑟瑟不管怎么说都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虽然他一直对她六年前失踪的事情很疑惑,不过看魏浩然的表现也知道,只要他抓到秦瑟瑟,她一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可以吃的!所以在这段调查期间,不得不承认,他在疑惑的同时是替秦瑟瑟感到一丝庆幸的,可是……她死了?

看着席向荣过激的反应,魏浩然的胸腔里像是淤积了什么面临爆发,“她死了,关你什么事?你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