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血玉无瑕

血玉无瑕小说

血玉无瑕

未完结
作者:花缘来源:有书阁分类:都市

简介:
《血玉无瑕》周斌王晴是最近十分盛行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缘”,下面是小说的详细内容:刚刚说完,脸就被胖子扇了一记耳光,打在我脸上热乎乎的,樊姐说:“我小学六年级毕业,学识不深,跟你们大学生一样,但我认识字,上面写的都是周斌,什么时候还钱?”“我,我没办法,只能说,我没办法。

时间:2021-06-07 15:51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我哽咽了一下,看着师父把电钻给停下,他用水冲洗了一下,看着开窗,然后看了我一眼,说:“恭喜,大涨,阳绿精品小色料一块,五千块是没问题的,但是这里有一道裂,有点风险。”

我听着,急忙把料子给拿过来,紧绷的内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我看着料子,切口的皮子光滑细腻,确实是有一道裂,但是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裂,侧面擦出阳绿高色,打灯照,种老色阳,可赌满色。

我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很兴奋,很紧张,这块料子已经赌赢了,但是最多只能卖五千块钱,因为,只是开了个窗口,赌石行里有一句话,叫做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只有切开了,料子才能大涨。

我哽咽了起来,口干舌燥,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一个巨大的抉择,那就是,要放手一搏赌更大的,还是就此卖了。

樊姐凶狠的样子,我还历历在目,她切掉那个人手指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我握着手,我很害怕自己的手指也被切掉,五千块能干什么?解决不了我的债务,真的,完全解决不了,我心里很无奈,如果是五十万多好。

可惜,不是五十万,每个人都想一步登天,但是。。。

这个决定很难下,因为谁都不知道切开之后是什么结果,但是不切,五千相比于二十万来说,太少了,杯水车薪。

我紧紧的握着石头,能不能翻身就看你了。我决定继续赌下去,因为,我欠的是二十万,五千块钱,太少了,我拿着这五千块钱,也不可能把事情给解决的。

所以,我必须要赌下去。

后江的料子,出色了,还是阳绿,这已经赚大了,这么大的料子,如果是个满料,打成蛋面的戒指,能打十几个,每个都是一万以上的蛋面戒指,所以,我很想赌。

现在这块料子,要赌的,就是裂,如果没有裂,那么我就发了,以小博大,用一千块钱,赌出来一块至少十几万的料子。

我把料子交给切石头的小哥,我说:“小哥,你帮我切,顺着这道裂切。”

“哟,听懂啊,行,这块料子,现在卖没什么赚头,给你来一刀,顺着裂切,这个裂,要是没有吃进去,你小子就发了,至少十几万,你得给红包啊。”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但是随后就紧张的吞口水,顺着裂切,能把裂规避掉,如果裂没有涨进去,那么料子就赚大了,如果涨进去,那么这块料子就垮了。

赌石有很多赌法,赌色,赌种,赌水,赌场口,赌裂,现在就是赌裂,没裂,我就赢了,但是后江的料子,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小裂特别多,而且料子还特别小,所以后江的料子,只能做蛋面的戒指。

我握着拳头,切割机开动了,那声音一摩擦,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第一次赌石,就遇到这样激动的场面,以小博大,十几万的料子,赌赢了,我就可以还债了。

我哽咽了一下,嗓子有点干,我下意识的舔着嘴唇,看着料子被一点点的切开,我心中祈祷,我希望能赢,我一直在心里呐喊,我希望爷爷可以保佑我。

虽然,我爷爷不想我赌石,但是现在不赌不行了,我三叔欠债被人给抓了,虽然我恨他,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活下来,而且,就算他死了,麻烦也会惹上我们的。

赌石这玩意,陷进来,就麻烦了,就如我爷爷说的,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你能看到赢钱,但是永远看不到输钱。

我紧张的看着料子,被一点点的切开,当最后那一点被切开的时候,师父的手一抖,料子两半了,我看着料子,紧张的不敢说话,我期待着,祈祷着。

但是当我看到师父的脸色的时候,我内心一下子就爆炸了,他的脸色不好,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没说话,然后摇了摇头,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果然那句话说的对,一刀穷一刀富,这一刀下去,你可能赢,也可能输,这次可能连五千块钱都没有了。

“这运气,怎么说呢,满料,但是可惜,这个裂,进去了,全部都是裂,帝王裂。”

我听到师父的话,就颤抖着手,把料子给拿过来,我看着料子的切口,是的,里面都是裂,密密麻麻的都是裂纹,我心里在滴血,料子是满料,如果没有裂,这清澈如湖水的阳绿的老坑料,至少十几万,但是现在这些裂纹在,他就一文不值,有裂的料子,没办法做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脸色死灰,切石头的小哥说:“我在给你来一刀,如果能有个蛋面,你也能赢个万儿八千的,丢了怪可惜的。”

他把料子拿过去,横着在切割机上切,我心如死灰,没有报什么希望,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我现在终于知道,我爷爷为什么宁愿一辈子趴在那个小赌石店里切石头,有一身的赌石的本事,他都不去赌一次,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因为那种本来满怀希望又陷入绝望的心情真的是无法言喻,真的,我看着料子被横着抛开,没有希望,但是我没有走,还是紧紧的盯着,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心情,没有人能体会。

切割机的声音已经覆盖了一切,我什么都不管了,只看着料子,突然,料子被切开了,师父拿着料子,放在水里润了一下,清理掉杂质,然后放在平台上,仔细的看着,横着剖开之后,内部的情况一目了然,都是裂。

但是切石头的师父却笑了,伸手在料子上画了个圈,说:“二八口的蛋面有一个,嘿,你看,真他妈走运,就这有一个没裂的地方,可以掏两个蛋面,这边我也给你切开。”

我听着,有点发愣,我看着料子,只有拇指盖那么大的地方没有裂,我眨巴了几下眼睛,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我嘴巴裂了几下,想要笑,但是都没笑出来,当切割机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立马把料子拿在手里。

我看着料子,确实,只有拇指盖大的地方有戒面的位置,我看着,大概有两个,嘿嘿,如果另外一半也有这个位置的话,那么我就赚了,至少能赚四万块钱,至少的,这种阳绿冰种的蛋面戒指,至少都是上万一个。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