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秘考

秘考小说

秘考

已完结
作者:胡诺皋来源:麦子云分类:都市

简介:
《秘考》沈奇梁东是最近十分盛行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胡诺皋”,下面是小说的详细内容:我们纷纷点头,沈奇看罢,抽出开山刀,确定好方向,径直的走了过去。尽管砖室的空间很大,但是由于被树根塞满,给我们的行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时间:2020-08-04 14:40 立即阅读

精彩节选

我心里“咯噔”一声,也急忙抬头,这一看不要紧,立刻就凉了,我们头顶之上根本没有什么盗洞,墙面完好,而且可视区域内也完全找不到盗洞的踪影,可见我们偏离正确方向不是一点半点。

这对我们的打击是致命的,在这种与死神赛跑的时刻,任何偏差都可能是致命的,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太保贵了。我脑子一阵发蒙,感觉头直接大了好几圈,且“嗡嗡”作响,根本没法思考。

正在我脑子一片空白之际,忽然有个画面毫无征兆地出现在我的意识之中,三个人的背影在眼前闪过,奋力地砍开树根,从一个洞里爬了出去,我刹那间像是明白了些什么。这三个背影不就是我们自己吗,这个画面就像是我从背后的视角看着自己一模一样,难道这一路上我们脑海中出现的那些熟悉的画面,那些被前方有人引导的感觉,竟然都是我们自己?

画面稍纵即逝,这时候我听到窦晓冲焦急的问:“现在怎么办,往哪走?”

“往右”在我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我听到沈奇说出了同样的答案,我看着沈奇,他也同样看着我,我们几乎又同时问道:“你也感觉到了?”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无需多言,一切事情都得等我们有命跑出去才能去求证,沈奇并不多说,转头就往右边走去,窦晓冲也过去帮忙砍树根。

我们捋着墙边往右搜寻着,现在这种行为其实和赌博差不多,虽然我们都有同样的感觉,但是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基于感觉是正确的题设之上。如果这是错觉而并非感觉的话,就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南辕北辙,必须要绕整个砖室一圈才能找到盗洞,那样的话,我们逃出的几率可以说已经微乎其微了。

好在,这一路上都非常灵验的感觉并没有让我们失望,眼前的景象和闪现在意识中的画面完美重合,在我们三个奋力砍出一跳通路之后,洞口赫然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沈奇让窦晓冲先上去,然后是我,沈奇最后进入盗洞,我们三个仍然不敢放松,还没有回到地面,谁也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窦晓冲爬在最前面,我在中间,沈奇紧随其后,刚进盗洞的时候,我就听到沈奇似乎有点疑惑地“嗯”了一声。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一心全都放到逃命的伟大事业上,等爬出去快十多米之后,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这时候我忽然也意识到有点问题,这个盗洞似乎并不是我们挖的那个。

我又仔细确认了一番,确实不是我们挖的那个盗洞,从走向到结构(宽度)完全不一样。这一刻我的内心是凌乱的,无数个问号在我脑子里呼啸而过,这个盗洞是什么时候打的,是什么人和我们一样也发现了这条古道尽头的秘密?

虽然我心里像是开了锅一样,但是我却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目前我们并没有脱险,任何思考都必须在我们能保住小命的情况下进行。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窦晓冲,不喜欢动脑子的人总是幸福的,这哥们爬在最前面,却根本没有任何察觉,尽管怀里抱着那个錞于形容器,只能一个手往前爬,身子却蠕动得极快,像只成了精的豆虫一样,在逃命的征程上飞速前进。

我虽然是轻装上阵,但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跟上窦晓冲的步伐,沈奇匍匐着前进的速度也很快,我夹在中间十分辛苦。六月份的室外温度已经很高了,虽然山里凉爽些,但是白天的温度和冷是搭不上边的,然而这时候我已经明显感觉到一股具有极强穿透力的寒意从砖室的方向蔓延过来。

这时候盗洞的倾斜度忽然变缓,沈奇不停地催促我们加快速度,我和窦晓冲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玩了命地手炮脚蹬,恨不得把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的力量都用上,要是下巴壳子能走路的话,我们都毫不吝啬。

就这样又爬了十多分钟,在这种高强度的无氧运动摧残下,我的体能消耗已经接近极限了,浑身酸痛,大口喘气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窦晓冲蹬下来的土。虽然对于生的渴望是那么的强烈,但是这种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我已经无法承受,身心几近崩溃。好在就在我感觉已经无法坚持的时候,感觉窦晓冲身体猛地往外一窜,一道亮光猛地和我们卡在肩头的手电光碰撞在了一起,仿佛照进了我们的心里。我精神一振,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朝着窦晓冲身体消失得地方爬去,好还这段距离并不太长,我手脚并用总算钻出了洞口。

刚一爬出来,我就看到窦晓冲呈大字状四仰八叉地躺在洞边,一旁放着那个錞于形容器,正在大口地喘着粗气。我挣扎着爬起来,用脚尖捅了捅窦晓冲,喊道:“快他妈的跑远点,洞口也不保险,至少到古道尽头的位置才能算基本安全。”

“这么邪乎?”窦晓冲一骨碌爬起来,还没等我回答,沈奇也钻出来了,正听到我们对话,急忙说:“没错,快点,能跑远点尽量跑远些。”

说完沈奇当先往前跑去,我和窦晓冲紧跟其后,窦晓冲抱着錞于状容器,一边跑一边寻摸,奇怪道:“好像不对呀,这似乎不是刚才我们下地的那个地方。”

我不耐烦道:“少废话,快跑。”

这时候沈奇大声地招呼葛平,让葛平到古道尽头的位置汇合,得到葛平的回应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向了约定的位置。

时间不大,我们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葛平,大家还算平安无事,彼此心里都挺高兴。心里一放松,疲惫感瞬间汹涌而来,我和窦晓冲也管不了什么形象了,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委顿在地上了。

沈奇还是要保持领导的风度和光环,虽然也跑得“鬓歪钗斜”,但还是坚持着端坐在地。沈奇沉了一会,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几粒红色的小药丸,数出四粒,把剩余的重新塞进小瓶里,自己吃了其中的一粒,将另外三粒分给了我们。

我托着药丸,纳闷地问道:“沈处,这是啥东西?”

沈奇吞下药丸,喘匀了几口气,答道:“我配的”

我惊奇道:“你还会配药,这玩意能吃吗?”

窦晓冲也附和道:“沈处,私自制造、贩售假药是犯法的!”

沈奇也没跟我们废话,说道:“事先准备的,可以驱尸寒。”

我和窦晓冲听他这么说,一秒钟都没耽误,张嘴就把药丸吞进肚里,这药丸看起来颜色赤红,怪渗人的,可吃到嘴里却入口清香,跟口香糖一样。

经过长时间的剧烈运动,我们的体能已经完全耗尽,身体停下之后就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不过沈奇似乎并没有让我们就地休整的想法。稍事休息之后,沈奇起身把装备拿了回来,让我们带上自己的装备,立刻撤离,仍然回到R3段石屋范围宿营。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